白发人伺候黑发人29年,谁该为所欠的孽债买单?

白发人伺候黑发人29年,谁该为所欠的孽债买单?

白发人伺候黑发人29年,谁该为欠的孽债买单?

-------八一来临之际一位年逾古稀老父亲的辛酸泪

我叫陈双全,男, 汉族,生于1942年3月20日,陕西省太白县鹦鸽镇瓦窑坡村一组村民,系原二炮后勤部嫩江农场服役军人陈新科之父,公民身份证号码:61033119420320***X。

1986年我儿子响应号召踊跃报名参军,经过严格体检、层层筛选、各方面合格后服役于二炮后勤部嫩江农场,1987年6月15日农场党支部来信说:“陈新科在新兵训练期间服役态度端正、安心部队、热爱本职、遵守纪律、服从命令、取得了较好成绩,受到了部队多次表扬及同志们一致好评,请家长放心,连队党支部及全体干部一定会以兄长般的感情关心陈新科的工作和成长进步“。接到连队来信后我很高兴,为有这样一个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null

 

null

 

null

 

1988年1月24日,一封来自封二炮总政劳*教所刘延军所长的信如同晴天霹雷!震得我发蒙, 刘延军所长来信说:“你儿子已被送到二炮总政劳*教所两个月了,据我观察你儿陈新科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经常自言自语,语无伦次、答非所问、严重精神失常,希望我速去劳*教所看望儿子。”从天堂到地狱的变化这怎么可能呢?不是几个月前连队还来信说我儿子表现很好,遵纪守法,服从命令,这短短的几个月了到底生了什么? 我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由女儿及小儿子陪同,连夜买票前往二炮总政劳*教所,几个月前儿子连队还给我报喜,转眼儿子被送到拘留所去了,我想弄明白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我儿子会被连队不声不响地送到了二炮总政劳*教所?儿子究竟在连队犯了什么法?为什么儿子被劳教连队却不通知家属? 为什么我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成了精神病人?哪个做父亲的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到劳*教所后我看到儿子的刹那间,我几乎昏死过去,这哪里还是我的儿子?做梦都没想到送儿子参军一别,再见面时判若两人,骨瘦如柴,蓬头垢面,面无表情的儿子,完全不认识我这个老父亲及自己的兄弟姐妹们,看到此情此景我与儿女们抱头哭作一团,苍天呐!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把一个好端端的儿子的送到部队,分别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我们父子再相见时儿子竟然已不认识我这个生他养他的老父亲及自己同袍兄弟姐妹?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谁能回答我?…

1988年3月11日二炮后勤部嫩江农场政*治部助理王金华答复我,:“因陈新科未经部队主管领导批准两次无理由擅自离队外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军人违反职责暂行条例》经二炮后勤部政*治部批准于1987年11月10日至1989年11月9日被劳动教*养两年”。作为军人家属如果儿子在部队真犯了什么法规,部队怎么处罚儿子我不想做过多评论。

但可恶的是劳动教*养期满后,1989年11月下旬二炮后勤部嫩江农场中途将陈新科作退伍处理。送回退伍兵的方式更是奇葩中的奇葩!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1989年11月12日二炮后勤部嫩江农场政治部助理王金华等人将我儿陈新科带到陕西省太白县途中遇到我村太白县交警队职工唐选明(一个原本与此事无关的人),在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其帮忙将陈新科带回村子后丢到了我家院子,这就算交差了,我见到儿子时他一句话没说、见东西就烧、谁拦就打谁、狂躁不安、整夜闹的家里鸡犬不宁,无奈天亮后,我叫人用绳子把儿子绑起来,拉到太白县武装部和民政局,我要求陕西宝鸡市太白县武装部、民政局答复我,部队是怎样把我儿子交回地方政府的?...... ,在我再三追问下,陕西省太白县民政局局长王亚峰、武装部部长杨智文不得不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将陈新科送往宝鸡市精神病院诊断后再作处理,经诊断确诊陈新科,“精神分裂症、偏执型、且患病时间在两年以上”,充分证明陈新科服役期间已患精神病, 经过8个月的治疗效果甚微、又经过宝鸡绛帐、咸阳等医院连续治疗5年零4个月,治疗不见效果,太白民政局支付3360元医疗费外,其余费用全是我个人支付,应征入伍时经过层层严格体检,我交给部队的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你还给我的却是一个连老父亲都不认识的精神病儿子,还以这种偷偷摸摸方式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把儿子带回丢在我家院子里,天理何在呀?精神病儿子在家经常精神失控打砸不断,我的老母亲和老父亲经常被最疼爱的孙儿打得头破血流,不久相继离开人世,为给儿子治病我家徒四壁,导致小儿子44岁娶不上媳妇,婚姻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小儿子我与老伴无奈分开,由我带着精神病儿子单独生活,我父子二人相依为命无经济来源,1998年民政局经将我儿陈新科送进陕西省宝鸡市荣复军人疗养院,进去之前说好了是给孩子治病,进院后又说是交给荣复军人疗养院代管是为了减轻我的负担,进院时四肢正常活动自如, 治疗一年多后主管大夫说陈新科不好好配合治疗,不吃药、不打针,经常打护士为了让陈新科安静下来只能打镇静剂,荣复军人疗养院代管到2000年时,陈新科卧床不起,双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医院不让住了,民政局派人用小车拉回送到我家,从此儿子瘫痪在床无奈我白发人伺候黑发人长达29年之久,我儿陈新科从一个健壮的小伙到今天生不如死是谁造成的?谁该为所欠的孽债买单?这究竟是谁造的孽?

我儿新科一人当兵我全家人受害,都说军人是“舍小家,为大家”;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都说当兵就是牺牲奉献……但军人也是人, 拾玖大报告中“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不能成为一句空话。希望陕西省太白县政府依法、依规解决陈新科遗留问题,真正把中央的优抚政策落到实处。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我儿陈新科一人当兵我全家人受害,都说军人是“舍小家,为大家”;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都说当兵就是牺牲奉献……但军人也是人, 拾玖大报告中“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不能成为一句空话。希望陕西省太白县政府依法、依规解决陈新科遗留问题,真正把中央的优抚政策落到实处。

null

 

null

 

null

 

编后

据悉,陈双全已于2018年7月20日通过EMS 分别向太白县民政局和太白县武装部邮寄了书面的《信息公开申请》,且太白县民政局和太白县武装部均已在2018年7月21日签收。

 

来源: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875481&boardid=25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